最新帖子
  • 5790阅读
  • 0回复

2011.11.20丽水探访的感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不知不觉出来做义工也有六七年了,去探访孩子也蛮多的了,不知道是我的这颗心麻木了,还是现在的这个社会真的已经到了小康水平,以至于让我觉得都有不资助的理由,都是可以不资助的,包括这次也一样,在去丽水的路上和两个校友(高中学生会里的手下)说“我们这次去的地方条件在松阳相对来说算好的了,离县城比较近,起码我们吃饭有着落了,不用像去安民那样,唯一的一家饭店虽然太咸了但要是关门了的话,就只能吃泡面了”。
      我们先到的安民,只是顺便把一些旧衣服送过去给那里的有需要的家长,然后天天看到这里唯一的那家饭店今天居然进货了,而且还有我们津津乐道的香菇和豆腐(经过多次尝试之后,我们总结出一个结论:来这吃,第一只能当和尚,第二香菇豆腐,要两份其他的可以都不要),吃了饭十一点也不到就直接跑去斋坛探访了,先去了租住在西屏镇的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有个相似的地方都是租住在这里的,而且平时都还有在一起玩,虽然其中一个孩子的父亲因交通事故需要赔偿三十万,经法院判决每月800,但个人觉得这家虽然有这个负担,但起码父母收入都较稳定,如果想要帮孩子,还不如帮她父亲还了这笔账,这样就把根本的问题解决了,但我们能负担的起吗?
     之后去了其他十八个孩子的家,我也很刻意的注意孩子家长的情况(因为资料里显示好几位妈妈精神有问题)但还是没发现有什么太大的精神问题,可能是没见到几个双亲都在家的家庭吧,最离奇的是一位资料显示精神有问题的妈妈带着我们找了七八个孩子,我唯一的想法是精神有问题不觉得,但是资料里的很会跑倒是真的(解释下:并不是说不相信资料里所说的,但我们碰到的是这样的情况,毕竟精神病的话也不是一直这样的,时好时坏的还是比较多的)
     途中去了学校,给我的感觉是这个学校除了没有太大太好的操场其他的一点都不比我们这的小学差,从窗户上还勾起了我小学的印象,窗户上的那个波浪线的隔齿和我小学的一模一样。
     本次通过的十一个孩子,如果严格点都是通不过的,毕竟孩子家里的温饱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唯一解决不了的,被我们pass掉的一家不需要资助的原因是我们觉得更需要一个温暖的家,还有一家姐姐考上绍兴文理学院一年费用三万,我估算了下一个月的生活费要2000左右,相比我当初在学校一个月三百,算上其他自己一切的一切也不足400来说,2000是个天文数字啊,虽然不能要求别人也和我一样,但是我问了几个在文理学院的朋友他们家都还算有钱人家,一个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一个是艺术生,他们两个的平均是1300,按这个来算家庭条件差点的1000也足够了,也就是说2000的生活费确实是高了(后来她妈妈打电话给我说是,他们家长要给孩子2000的生活费,天呐,这里想方设法的要我们的一学期300,去学校闹,找老师吵,那里又要给女儿2000一个月,我们情何以堪呢?)他们家确实可以资助,家庭条件算不上这批孩子中最差的起码垫底的份也有了,但是考虑到资助人以后的麻烦,再加上他们需要的是3W不是3000,我们的300只能是大海里的一滴水,微不足道啊。
     这次给我最大的感受是我在想要不要再去接手孩子?接手?现在义务教育全部免费,孩子需要什么?我们的300对孩子来说能用到什么地方?不接手?万一错过了一个真的需要资助的孩子,起码会于心不安。像米娜所说的那样,去建立图书馆?是的,这个可以做。但怎么个做法?如果发现一个学校对我们送过去的书不像我们要求的那样我们是要求拿回来,还是怎么办?像交塘的图书馆一样,原先送过去的8000多本书,经过这几年的使用,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的,我们要重新建立还是放弃?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我们能做的有多少?我们的能力又有多少?如果发生意想不到的麻烦,我们的责任会是什么?

     算了,不去想那些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想做就去做了,管他三七是二十还是二十二,说不定还会是二十一呢!
愿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