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 5797阅读
  • 1回复

义工,一份背负委屈而不会诉说的工作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有时候想想真的是犯不着啊,干了这么多年吃力不讨好的事!!
                                                                                                                                                                            ——题记

今天,米娜和我说,有资助人觉得你们这次去江西探访的60多个孩子有点走马观花,调查的不仔细,确实,有些孩子确实是走马观花,只是简单的核对了下学校提供的资料,而不做深入了解,原因很简单从居住的环境可以看出曾经的收入情况,从家庭的摆设可以看出近段时间的收入,从餐桌上的饭菜可以看出生活的怎么样。如果一个孩子家里三间三层外墙红瓷砖的房子,一进家门口一辆新的电动车就在面前,这样的孩子需要资助吗?这样的孩子我们还需要调查什么?我们是否应该调查下这个孩子什么时候需要资助?

我们早上六点半从温州东上的高速,一路超速,终于在十二点左右到达了铅山江村的高速出口,和当地的一个朋友汇合之后就近吃了中饭,然后开始就调查了,第一个孩子家里姐夫就在高速边开饭店,带着目测起码一两金项链,然后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孩子是领养的,现在父亲年纪大了,就寄宿在出嫁的姐姐家,也就知道为什么说贫困了,十几年的亲情就只止我们每学期的三百块钱?这样的孩子我们还需要了解什么?作为姐夫如果你想帮忙你绝对有这个能力,起码一学期的300你姐夫还出不起吗?你姐夫都不愿意出,我们陌生人凭什么出?我只能说亲情是如此的廉价。

一个曾经患肾炎的孩子家里老师提交的资料上显示,母亲已经去世,但到了家里的时候,发现母亲还健在(虽然身上有病,但只要不说就可以认为全部正常),孩子还和她奶奶说:“奶奶,他们说我妈妈已经死了。”我不知道和我同去的人是什么感受,起码我是觉得脸红,想赶紧离开的,人家明明还在我们偏偏说已经死了,但我们还是在那里呆了十来分钟一边要配合孩子的家人支开一心想要抱孙子的奶奶,不能让奶奶知道真实的情况,一边还要担心是不是会挨骂。

我并非在这里发牢骚,但我也确实在这里发牢骚,我原先就说过,你可以不支持我们但请不要质疑我们,和我同去的一个朋友是放下自己的店出去调查的,而我是直接不去上班逃出去的,在当地接应的朋友清明回家扫墓然后在那里等了我们三天,也是放下自己的工作的。就像米娜说的,她懂,因为她经历过;而我按我原来的脾气的话,我管你什么啊,你爱质疑就质疑去,至少我问心无愧,这些我公布的需要资助的孩子家里,我不敢说知道的很详细,但起码我们有大致的了解,起码我们有资助他们的理由。如果真要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孩子的祖宗十八代的话,那我们一天一个孩子也不能保证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也承认有些孩子确实调查不仔细,但我也一直在改进,一直在按你们资助人想的方面去了解情况。我们去做回访去做跟进,也是在补充我们遗落的东西,已经发现情况不一样的地方也会立即通知你们资助人,并不会说这个孩子的真实情况不会让你们知道,甚至故意隐瞒,为什么把资助人和老师安排在同一个群?也是为了让你们资助人可以相互讨论,可以第一时间和老师沟通了解孩子的实际情况,为什么我们做回访的时候都会通知你们资助人?也是想让你们资助人可以看看孩子真实的情况,毕竟我们的想法不同,我们觉得需要资助也许你觉得不需要资助呢?或者说经过你的资助再加上孩子父母的努力或者亲戚的帮助现状有所改善呢?难道作为陌生人的我们还需要为廉价的亲情买单?


此次上饶行的最大的感触除了廉价的亲情外,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记得第一次的时候是在刘伯温的《卖柑者言》中,但这次在铅山给我的感受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很多孩子家庭看着都是蛮好的,但实际上进了里面却是让人心疼的一面,也许是因为人都是要面子的,哪怕是穷困潦倒的时候,但事实却是曾经的辉煌因为一时的突发事件或者是现实的无情导致了这些事情,比如一个三兄弟的孩子家里,哥哥是智障患者,父亲在时房子什么的在当地都还算中上,但父亲出车祸死了之后就一落千丈,甚至出现小儿子的脾气特别暴躁(不排除被娇生惯养的结果),我们在和她母亲确认情况是,因为削一根甘蔗叫了母亲几次,母亲未理会就在那里把甘蔗往地上拍打,结果母亲叫智障的儿子去削了给他,不知是闲削的慢还是怎么回事,直接抢过到就往这个哥哥身上扔,还好最后被我们叫住了,要是真的扔出去的话,也许我们这辈子都会不安了,这个家庭我们经过几番的争论最终选择不资助,理由就是这个家庭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父亲,而是一个完整的家。一个我们认为需要资助的孩子家里,看房子是很好的,包括他们家也有辆摩托车(平时接送孩子),但一家四口,爸爸和奶奶残疾,孩子四年级,四个人均由高血压和心脏病的60岁爷爷照顾,且不说一旦爷爷心脏病或高血压犯病来不及治疗的话,后果会是什么?只说60岁的人出去还能找到什么工作?还能哟多少收入?能照顾这个三个人多久?这个孩子我们也讨论了很久,最终决定如果有人愿意资助就资助没人就算了,毕竟论硬件我也觉得不应该资助,但论软件呢?要是换到一间茅草屋里,这样的情况会不会想都不用想直接通过资助?


此外,此次江西行,回来后我想的是女孩的青春期教育问题,像通过的一对两姐妹(老师只提供姐姐的信息,我们调查是发现还有个妹妹)和爷爷相依为命,我刚看到的时候就在那里想,这个小女孩怎么好像好几天没洗澡了,后来才知道奶奶去世之后就很少洗澡了。现在还小没什么关系,就算整个冬天不洗澡也没关系。但是大一点到了发育的时候,这些孩子要是连最起码的生理反应都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时候该怎么办?爷爷是肯定不会教的了,要是碰上个无所谓的老师或者男老师的话,八成也就没戏了,更别说这些事情靠ZF去做了。而我们陌生人能做的是什么?总不至于拿段视频或者拿本书说:“等你长大了,有什么不懂的看看这个吧。”


归根结底也就一句话:你可以选择不支持我们,但起码请不要怀疑我们,我们所做的对我们来说没任何好处,有些人还是瞒着家里人在坚持着!我们还要遭受质疑的话真的是犯不着了。

仅以此篇回应质疑我的人,如果有空希望你能够参加下我们探访的活动,再去质疑我们作为义工的所作所为,而我以后将不再理会了,只想好好地做好每件我觉得值得做的事,对那些闲言碎语我只能说起码我对每一个我觉得可以资助的孩子尽力了,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确实离不开你们资助人的支持,但如果你质疑的话请不要资助我觉得可以资助的孩子,谢谢合作!


愿好人一生平安
级别: 义工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2-07-10
写的好认真,现在的社会太无奈,导致很多人拥有怀疑的心,不容易相信别人,但是当多年后你看到自己曾经的努力,会为自己骄傲。加油!
快乐很简单,郁闷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