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 6247阅读
  • 2回复

江西上饶铅山青溪小学回访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2013年3月24日,阵雨。
            从江村到青溪,后田村乃至钟家,这些陌生的地名 不得不让我有点胆怯。虽然归属鹅湖,但我着实是个村里来的孩子。出发之前,跟载客的港田大叔谈好,我买他时间,他陪我去找地。
            大叔说后田最远,所以我们决定先去找它。雨中前行,经过青溪街头到小学,再前进3里路,抵达村庄。距去年走访近一年,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只好停下问村民。经过多人探讨确定孩子家的所在处。随着所指方向,找到小浩浩家。一座较大的落地房三层,外表富有贵气(在当地乡下来看)。记忆中,他家是个泥瓦老房子,显然这家不是,但还是进门一探究竟。这刚前脚迈进,坐在缝纫机前的大姐便朝我们打招呼。熟悉的面孔让我确定及肯定眼前的女人这就是小浩浩的妈妈。见我进屋,便从椅子上爬下来,依靠小板凳走过来(儿时患有小儿麻痹症落下残疾,双腿肌肉萎缩,之后一直靠小板凳行走)。怕她不记得我,便抢先自我介绍一番。明确身份后,板凳妈妈激动的向我问好。
            当我告诉板凳妈妈刚才的诧异后,她笑着说去年已经搬来这里居住,摊贩从门口经过便可买菜,生活非常方便。房子主人是她亲戚,外出打工,便将楼下给他们一家三口居住。房间里铺设二张床,一张小浩浩,另一张是他们夫妇。浩爸爸仍旧在残疾人工厂上班。收入不高但也算稳定。而浩妈妈由去年的挑螺丝转行成了一个车工(村里有人代外加工衣服,厂家提供机台,自己付电费,计件算工资,普通人日收入大概是四十元一天。),同时在这个屋里还陈列着各种日用品及小食品。原来在做车工的同时浩妈妈还兼备着小卖部的老板娘身份。隔壁邻居在一边称赞说:别看她自己名字不会写,但进货出货的差价可是算的一分不差。是个聪明人,只可惜没能进过学校。说到这里,浩妈妈将小浩浩叫出来,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才有出息,回报社会好心人。孩子虽然听着妈妈的嘱咐,但至少不能完全真正懂她的意思。一个劲的点头,却不言语。着实是个性格内向的男孩。从整个聊天过程中,他并无参与进来,只是一边默默地站着,认真听着我这个小大人与她妈妈对话。雨小了些,起身要走,在征得小浩浩的允许情况下,给他拍下一张帅气的单人照。回到车上,才发现刚才怕走错门没能提出的水果还在,于是拎起送回屋里。车子渐行渐远,而每个挥手的面孔都洋溢着灿烂的微笑。还有坐在小板凳的浩妈妈,同是残疾人,她却用她的劳动与智慧给这个贫困的家带来了财富,改变了从前的一无所有。正常人能做的,她也可以。正常人不愿做的,她同样也做了。内心深处,不得不敬佩这样的一位伟大母亲。未来的日子里,这个家会更加富饶。这是我们期望的,也是我衷心祝愿的。
             经过左拐右绕,终于到达钟家。在一家小卖部向村民打听琪琪住址时,意外得知琪爷爷就在此处。心里欢喜的很。带我进屋,是只见四个男子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麻将。带我进来的大哥指着戴着眼镜的大伯说他就是琪爷爷。于是向琪爷爷打着招呼并希望他能带着我一同回去(她是他家唯一能正常说话的大人,其他要么不会说要么口齿不灵利)。谁知完全无动于衷,对我不理不睬。也不好再拿热脸贴冷屁股,于是出来继续打听问路(向来我妒恨打牌的人,见此状更是增加一丝怒气)。终于找到这个印象中的琪琪家。门开着,无人。走进去喊几声也不见回应,倒是从楼上传来了声音。只见房间有人门被反锁,如果没记错,琪爸爸是住里面的。所以拿掉未锁上的锁,轻轻推开门。一声嚎叫将我吓一出一身冷汗。只见琪爸爸坐在轮椅上,脏乱的头发难以遮盖他那异样的眼神,房间依旧是一股浓浓的尿味。可以理解常年不见天日的他突然见到陌生人定然是惊讶的,就好像我看到他一样。 赶紧将门还原。走到楼下。又叫了几声不见回应。正打算回去时,见到二小朋友才得知琪琪去了邻居家玩。通过小朋友的帮忙才见到了琪琪,与她一起回家的还有她行动不便的奶奶。跟奶奶打招呼,似乎听不懂我的话。于是跟琪琪聊了起来。通过了解,虽说自小琪妈妈离开了这个家,但行动不便的奶奶却给予了她全部的疼爱。她说奶奶从来不让她做家务。至于爷爷,只管自己的麻将,而爸爸,已经是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更别说关心她。而这孩子很是懂事,虽然处于这样的家庭但性格总是乐观的,我说她比去年更漂亮了。她反倒夸起我来。奶奶对我们的聊天似懂非懂,只顾一旁细听着,不做任何表态。当我把我此次来的目的告诉琪琪,她很认真的记在了心里,并承诺自己会用功读书。来报答帮助过她的人。临走时,我将水果递到她手里,却怎么都不肯收,然后我告诉她留着给奶奶吃这才开心的笑着收下。挥手告别的同时,我愈加喜欢上了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只是唯一能够劳动的爷爷却令人痛斥。情况相当的二个家庭一年之后却是截然不同的二个画面,一个欣欣向荣,一个依旧是贫穷的味道。  
          已经二个小时的行走,眼下已是下午三点半,雨依然在下,告别了大叔。徒步打听来到小辉家。天井外面坐着二条家狗,见我便狂犬不已。再一次吓出冷汗,生怕它们会将我活剥了似的。 屋里没人应答。便拨通了辉爸爸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声,告诉她我来的目的,她很是抱歉的说弟弟已经辍学去了宁波务工。她是小辉的姐姐,同样是被资助人。同一所学校。因为要上晚自习,所以下午便去了学校写作业。爸爸还在工地上。  时间关系,便没有再去学校找小辉姐姐小引。
          小辉的辍学给我很大的震撼。虽然不清楚原因,但肯定有苦衷。怀着遗憾一路回走一路思考。农村家庭对教育真的就如此不重视吗?面对现在的社会,早已不是识得几个大字就可以闯天下。智慧的基础建立于学识。雨越下越大,淋着衣服的同时把我的心也淋湿了。

后续插曲:
           在回来的车上一直想着今天回访的这几个孩子,思绪紊乱便打个电话给大屁股,左掏右摸始终没找到手机。于是借别人电话拨自己号码,却不见响,电话通着。这才恍过神来,手机丢了。后来的半小时内,一直拨,但始终无人接听。到家后告诉老妈说出去玩将手机丢了。虽然没责备但至少可以看出她心里怪我丢三落四。直到吃过晚饭散步回来,再次用老妈手机拨通,居然有人接听,接电话的是个年龄不大的男声,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哪丢,只把我从哪到哪的路线告诉他,说明手机里的某些号码甚是重要。没等我说完,果然,他告诉我他所在地,鉴于已是八点所以让我明日去找他。还留下了他本人联系方式。多好的一个人啊。而此刻,一份深深地感动竟是来自陌生的他。突然想起一句话:好人好报。为了这样一份感动,我更加坚信未来的义工之路。无论今后受怎样的委屈,或是困难,都将义无反顾的走下去。直到再也走不动了。而我之所以单身,就是在寻找这样一个能陪我在义工之路一直慢慢行走的人。。。


                                                                                              ——老何
愿好人一生平安
级别: 义工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3-03-28
眼眶湿润了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3-03-30
回 1楼(雪凝) 的帖子
我发表的那篇《其实义工的心都是脆弱的》里面的人就是她
愿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