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 4747阅读
  • 0回复

2014年03月16日上饶铅山助学记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得知唯一的祖辈生命接近尾声,泪,从心里流。谁可曾想到,自己将来离开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可能是熬着的,可能是短时间的,可能是突然的,也有可能是瞬间。在这样的一个变幻莫测的世界,我们到底要怎么做,才不后悔?我们做什么,才让短暂的生命更加有意义?
                                                                                                                                         -前言
            首先,我感谢那些未曾谋面的资助人对我的信任,感谢每一个志愿者的默默付出。相隔千里,传送着爱的雨露。 相隔千里,把两颗大小不同的心系在一起。爱,让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爱,让我们一次次把手牵手。
             第一站:月塘村 王水兰
             这是一个窄小的小平房,像似被世人嫌弃所以卑微的躲在村角落。拐了一个又一个小弯才可以到达的地方。所以,即便我去了那多么次,依然不能熟悉的记起它的正确路线。最后,打电话给王妈妈让姐姐出来迎接。
             姐姐总是这么客气,像接待客人一般的招呼着我们。搬来长长的大板凳放在卧室给我们坐下。妈妈因为车祸手术不成功,造成下半身瘫痪。在这张床上,一座就是12年。 姐姐也因为家庭的变故不得不选择辍学,背负起家庭的重担,做父亲的得力助手。已为人妻的她,在面对不如意的婚姻状态下,依旧细心地照顾着娘家。对于父亲,早些年身体还健朗,靠干重活维持家用。而现在,瘦小的他已经年过花甲,卖力的活显然已经没有雇主,只好在家种田种地维持生计。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对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中午放学回家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有热腾腾的饭菜等侯,反而是回家后要给卧床的母亲和地里干活的父亲准备午餐。周末不能和其他同学一样享受春天的阳光,等待她的是大大小小的家务活。对于学校,同班校友因为家庭因素而疏远自己,严重的还会经常被欺负。但那又如何?这也许是导致她性格内向的主要原因。不受同学待见的同时,也因父亲农忙经常缺席家长会不受老师的爱戴。种种原因,导致她现在不想回学校,也许是日复一日的繁琐令她厌倦,也许是因为受欺负不敢面对现实。
           听着母亲的一番泪言。在将本学期的助学款送到母亲的手上时,我和老廖各自再拿出一部份钱给他们补贴家用。我深知自己能力太小,但我能够做的仅仅是对他们生活态度的鼓励。与母女一翻交流,在引导孩子正确人生观的同时并告诉她贫困是暂时的,能够改变贫困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所以,无论前进的道路如何坎坷,我们都要奋不顾身的勇往直前。而在这条泥泞的路上,将会有我们全程陪伴。一起加油。

            第二站:钟家    苏诗琪
            现在的男人成天把压力山大挂在嘴上。谁能想像,身藏数病的爷爷竟是这个家的主宰。照顾着中风的奶奶还要兼顾精神失常的儿子及上学的孩子。多少个365天如一日的生活着。也许,这和水兰那孩子一样,都是命运的捉弄。 做饭,洗衣,种田,种地。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一个行为不便的妻子,一个事理不明的孩子。如果哪天爷爷累跨了,那将由谁来背负起这个家庭的重任呢?是她还是?
             校方得知我们团队在资助诗琪后,便开始要求爷爷缴纳学费。按爷爷的话来说,一直是因困难户的由头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便没交过任何学费,直至我们资助之后。校方提出此要求。 爷爷拒绝缴费也因此跟校方大闹了一场。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不是每个老师的素养都及格。当然,一方面我有点批判老师,另一方面我不能一厢情愿的相信爷爷的话。毕竟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论是什么原因。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帮助每一个处于逆境的人。
            将资助款及额外的过年红包一百元递给爷爷,我看到他脸上泛着感动。他不停地说,要是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个好心人。感谢他的资助带给他家庭的帮助。我告诉他,资助的人是来自浙江,如果有机会,他们会不远千里来看孩子的。走出屋子里,听到楼上传来很大的响声,抬头一看,是爸爸。歪着脑袋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们,到现在,我也无法读懂他的眼神是惊喜,是感动,是好奇还是?
            第三站:清溪   徐新浩
            这是一个能够给予我许多人生价值观的家庭,我喜欢这里的每个家庭成员,有残疾爸爸的吃苦耐劳,有板凳妈妈的贤惠,还有徐新浩的善良。他们相扶相依,每个人都在为幸福生活而努力的工作,学习。
           爸爸在一家残疾人工厂当门卫,月薪八百。休息在家时会摆出他的理发工具给村里的老人孩子理发,五元一人。收入不高,但决不放弃任何一个增加收入的方式。板凳妈妈对比原来手工每天20元的收入改为现在做车工,收入 明显要高出一些。只是很难相信,以她的身体状况,当初是如何学习平车缝纫机的。从小板凳座到平车的高凳子难度不说,还要通过右腿掌控平车的刹车。为了更多的获取收入,他们搬到马路边上一户人家借住一楼,这样又建立起一个小卖铺。邻居说她学校都没进过,算起账来却是厉害的很。这不得不让我想起一句话:上帝为你关起一扇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徐妈妈跟我说,前几天放学很久之后不见新浩回家,便打电话咨询老师才知道他因为课没背完被留在学校继续学习。心情很是不好的他回到家后又被妈妈痛诉一番。所以这个周末除了做作业就是在家帮妈妈做手工,不准外出游玩。虽然他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所以得知自己犯错便也心甘情愿接受妈妈的批评教育。虽然不支持家长处罚孩子,但看到父母为孩子的学习而紧张而努力着,我们倍感欢乐。
           徐妈妈对收到资助款再次表示感谢。在这里,我也衷心的祝愿这个友爱的家越来越好,越来越美满。

           后记:
           不知从几时起,在走访孩子过程中,已经不习惯以拍照为主,更多的是与家长和孩子共同交流,深入走进他们的内心,了解他们的生活真实状态。所以每次活动虽然一个人行走,能够不拍照片便一律不拍照片。除非资助人有提出要求说要看下孩子的成长状况。 拍照,起初只是留下一个足迹,但当你很多次行走的时候,你会发现足迹已然变为了一条道路,顺着道路行走,心就会越来越辽阔。这时候,它不再是个足迹,而是一个习惯,一个坚持,一种责任。
           这,也许就是我的一个成长。
——老何
愿好人一生平安